禹州历史悠久,秘闻深厚 曹操袁绍关系

发表时间:2020-09-17
浏览次数:

河南省禹州市,位于中原要地,阵势西高东低,箕山和始祖山南北环绕,形成了四周高、中间低的奇特地形。中国第一个仆从制国家“夏朝”在此建都,五台甫瓷之一的“钧瓷”生产于此,明清时期重要的药材集散地之一,因此,禹州有“夏都”、“钧都”和“药都”之称。

禹州历史悠久,秘闻深厚。公元前230年,内史腾率秦军灭韩,俘韩王安,因有颍水自东南横贯西北,故名颍川郡,治所为阳翟(今河南禹州),郡属县二十个。汉末三国时期,颍川郡治所未变,领县十八。颍川人杰地灵,涌现出众多人才,成为其时一股不行忽视的气力,是不折不扣的“智库”。

曹操最为倚重的“五大谋士”中,有三位来自颍川。荀彧年轻时,被认为有“王佐之才”。辅佐曹操后,到场统一北方的顶层设计,多次修正曹操的战略目标,在吕布席卷兖州、袁曹官渡鏖战、南下荆州等事件中,均有精彩体现,同时,鼎力大举举荐人才,被曹操赞为“吾之子房”。

图1 颍川郡舆图

荀攸是荀彧的侄子。前者灵活多变,后者沉稳老练,孝敬奇谋十二计,为曹操诛吕布、战袁绍、平河北做出了特殊的孝敬,被曹操视为亲信,称其为“谋主”。建安十九年(214年),追随曹操伐吴途中去世,时年五十七岁。

郭嘉最相识曹操,两个关系融洽,行则同车,坐则同席。每次遇到军机大事,曹操都要向郭嘉问计。郭嘉善于从对手性格入手,分析形势,鞭辟入里,算无遗策。他曾准确预言孙策之死,在官渡之战时孝敬了“十胜十败”之计,被人称为“鬼才”,是曹操身边第一谋士。坊间流传“郭嘉不死,卧龙不出”。顺便说一句,向曹操推荐郭嘉的戏志才,也是颍川人。

在袁绍阵营中,也有三个颍川人。第一个是郭图。袁绍能成势,郭图功不行没。初平二年(191年),郭图乐成忽悠韩馥让出冀州,为袁绍坐大打下了基础。第二个是辛毗。他初为袁绍谋士,厥后成为袁谭的亲信,袁氏团体覆灭后,曹操征召辛毗为议郎,曹丕升任他为卫尉,死后谥肃候。第三个是淳于琼。他与袁绍、曹操一样,是东汉末年西园八校尉之一。在官渡之战中,曹操偷袭乌巢,淳于琼猝不及防,被曹将乐进斩杀。

图2 徐庶(生卒年不详),字元直

刘备身边也少不了颍川人的身影。刘备客居荆州,徐庶仰慕其为汉室宗亲,前去投靠。徐庶的最大孝敬就是向刘备推荐了诸葛亮。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徐庶见到曹操伪造的徐母书信后,脱离了刘备。正史中,曹操奇袭荆州,徐母被曹军所掳,徐庶救母心切,刚刚离刘投曹。后人一直认为徐庶是汉臣,其实他在曹魏团体中,官至右中郎将、御使中丞,由此可见,他还是有一番作为的,并非“徐庶进曹营,一言不发”。

汉末政坛实力派人物之一的韩馥,出生颍川,是官方认证的冀州牧,坐拥九郡,家底雄厚,是最早到场倒董联军的诸侯之一。被袁绍设计,让出冀州,投靠了陈留太守张邈。不久,他见袁绍派人和张邈联络,忧惧万分,在茅厕里用刻书用的小刀自杀了。

河南这个小城堪称三国最大智库,所出人才遍布曹操袁绍刘备军中

三国时期,是中国书法独树一帜的时期。钟繇擅于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等书体,被后人尊为“楷书鼻祖”,唐代书学理论家张怀瓘将钟繇的书法奉为“神品”。隐士胡昭,字孔明,擅长隶书,后人评价“钟氏小巧,胡氏豪迈”,将两人并称“钟胡”。这两位兄台同样是颍川老乡。

图3 水镜先生,司马徽(?—208年)

除了书法大家,另有当世名士。司马徽出生颍川,隐居襄阳,对道学、奇门、兵法、经学颇有造诣。有一次,有人告诉司马徽自己的儿子死了,司马徽回覆:“很好。”司马徽的妻子听闻,骂他:“人家都说你有品德,现在他的儿子死了,你怎么说好呢?”司马徽答道:“你说得也很好。”今后,便有了“好好先生”的成语。

颍川有名士,也有名臣。赵俨,字伯然,官至司空,是曹家三代老臣,深受重用。在官渡之战,袁强曹弱,许多人和袁绍暗通款曲,阳安都尉李通也想和袁绍取得联系,赵俨闻讯,连忙阻止,曹操得知后,对赵俨大为赞赏。此外,另有杜袭、石韬等人,都是曹魏团体的重要成员。

颍川的人才高地,另有家族化的特点。汉晋时期,颍川泛起了陈、荀、钟、李四大家族。在三国时期,这四大家族的成员多数为曹魏团体效力。陈氏的代表人物是陈寔、陈纪、陈群、陈泰,陈氏以名士起家,家风世袭,名贯魏晋,是其时数一数二的权门望族。

图3 钟繇书法

前文提到的荀彧、荀攸,来自颍川荀氏。荀氏在汉晋时期名人辈出,有史籍纪录的一百多人,许多人在朝廷出任文职高官,而且保持着与皇室的姻亲关系,社会关系盘根错节,具有很高的社会职位,是其时一流的王谢望族。

曹操袁绍关系

钟氏以钟繇、宗子钟毓、幼子钟会为代表。钟繇不光书法了得,政治才气同样精彩,受到曹操的重用。陈寿评价钟毓“机捷谈笑,有父风。”官至后将军。在三国后期,钟会平定了诸葛诞叛乱,和邓艾合兵灭蜀,立下不世之功。三人均为曹魏团体作出了重要孝敬。

李膺在汉末是首脑级名士,出自四大家族之一的李氏。能被他接晤面试,犹如录取了世界五百强一般。就连自视甚高的孔融也亲自登门求见。在第二次党锢之祸中,李膺受到牵连,被拷打至死,终年六十岁。

图4 李膺(lǐ yīng,110年—169年),字元礼

颍川智库形成的原因,与其社会配景、地理位置、文化气氛、人才选拔等方面有密切联系:

从社会配景看,二次党锢之祸,士宦冲突集中发作,士医生受到阉人的压制。许多颍川高级知识分子回抵家乡,开设私学,著书立说,此举促进了当地的文化繁荣。此外,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颍川士族,抱团取暖,互有姻亲,进一步推动了文化的交流和传承。

从地理位置看,颍川相近洛阳,作为东汉国都已有近二百年历史,洛阳始终处于政治焦点,颍川属于帝都的辐射卫星城。更重要的是汉献帝迁都的许昌,也在颍川郡境内。许多人慕名而来,发生了集聚效应。

从文化气氛看,先秦时期,颍川是韩国的属地,韩国是法家思想的起源地。秦亡汉兴,法家思想依然对当地发生着庞大的影响力。法家以治国济世为己任,催生了许多有政治理想的知识分子,随着曹魏势力的不停壮大,颍川的知识分子发挥的作用愈增强大。

图5 曹操(155年-220年3月15日)

从人才选拔看,曹操的用人之道,一向提倡“惟才是举”的原则。对于有才气的人,曹操不以职位崎岖为尺度,岂论身处哪个阵营,均能礼贤下士,平等看待,知人善任。他吸纳人才,为曹魏团体提供富足的人才储蓄。同时,颍川是曹操的势力规模,又有汉献帝的金字招牌。许多人本着为汉室效命的政治理想,名为汉臣,实投曹营,荀彧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三国时期,颍川孝敬的人才,气势派头差别,各有所长,曹操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是最大的受益者。与孙、刘两家人才凋零相比,曹操麾下的颍川谋士团体和谯沛武将团体,一文一武,相得益彰,是他创业乐成的重要保障,也是曹魏团体做大做强的坚实后援。